《火影忍者》讓你痛苦的也帶給你力量

本文同步刊登在 Medium

鳴人體內被他父親封印了一半的九尾,這並不是他自己的選擇,很像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無法選擇自己成長的家庭環境。九尾讓鳴人受到村裡人的排擠,造成他的痛苦,但也讓他立志要成為火影,而且九尾的查克拉也提供鳴人巨大的力量。我們成長經歷中的痛苦,也會給我們力量嗎?

武志紅的《為何你總是會受傷》裡「Part 2 越懂黑暗,越相信光明」>「完美的人背后常藏有超常的痛苦」>「超常的痛苦催生超常能力」提到一個案例:

譬如,那些特别善于察言观色的成年人,如果你深入看他们的人生,你会发现,他们多数都有一个糟糕的家庭。在这样的家庭里,他们如果想获得父母等亲人的物质和精神关怀,必须先讨好他们。他们没有品尝过“无条件的爱”的滋味,这很不幸,这不再是“恰恰好的挫折”,但是,他们也由此发展出了超乎常人的察言观色的能力。

我一个朋友在这方面堪称超人,他特别懂得眼高眉低,能用短短几句话让一个陌生人心花怒放,于是可以非常顺利地渡过很多难关。譬如,我们去一个餐馆吃饭,他能用几句不起眼的话取得服务员的欢心,并回报给我们五星级的服务,甚至不惜去和厨房的师傅谈判,让我们那一桌上的菜量明显多于其他桌。他从不缺女朋友,在学校里备受老师和同学喜爱,工作后也很受领导器重。

一开始,我钦佩他这种能力,但不久后,我对他有了很深的同情。原来,他的童年一直缺乏爱,父母都很能干,物质条件优越,但除非他耍一些花招,否则父母很少主动关注他。他就是在和父母不断进行斗争的过程中,练出了这种超人的察言观色的能力。

不懂他的人,会艳羡他。但如果深深地理解了他之后,你会明白,伴随着这种超乎寻常的察言观色能力的,是一直在流血的伤口。尽管可以轻松取得别人的信任和喜爱,但他内心深处其实一直对此没有信心。更关键的是,他的亲密关系一塌糊涂,他谈了多次恋爱,但不管他付出多大的心血,最终都没有好结果。他伤痕累累,他的女友们也伤痕累累。因为这一点,无论他在其他关系上取得多大成功,他在处理亲密关系上仍然可以说是失败的。

这是人性中最常见的一种矛盾。如果你认真审视,而不是停留在表面上去急着表达景仰或艳羡之情,那么你会发现,许多在某一方面具有超常能力的人,都恰恰是在这一方面受过严重伤害的人。

《为何你总是会受伤【《为何家会伤人》作者、资深心理学家、百万畅销书作家武志红2018年重磅新作】》 武志红 书评 简介 电子书下载 Kindle电子书
为何你总是会受伤【《为何家会伤人》作者、资深心理学家、百万畅销书作家武志红2018年重磅新作】, 品牌: 磨铁数盟, 版本: 第1版,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编辑推荐: ★本书选取武志红从业25年&#x6…www.amazon.cn

痛苦是會帶給人力量的,只是有時這力量不像上面案例那麼明顯,自己可能還沒察覺到是什麼,或者察覺到力量,但還沒察覺到力量來自痛苦的經歷。同時,沒有被覺察的力量,就算能帶來利益或好處,也可能造成傷害,或者仍不會讓自己幸福(像上面案例親密關係老是失敗)。就好像鳴人還不能完全控制九尾的力量前,九尾的力量很容易暴走,並讓他受傷。

痛苦產生力量,但痛苦也持續在影響我們,覺察這一切,可能才能夠去使用力量帶來好處,而避免痛苦經歷帶來的負面影響。我自己也還在這個旅程上,所以還不確定如果做到之後,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為何你總是會受傷》中,上面案例同一段落的結尾:

现实生活中,不乏永泽这样的男人和女人,他们华丽的外表和令人眼花缭乱的能力之下,其实隐藏着的是一颗备受伤害的心。

但反过来看,他们在与伤害他们的力量作斗争的过程中并没有一败涂地,相反倒是发展了强大的生存能力。假如有一天,这样的人超越了自己的宿命,真正明白了自己人生的局限性,那么他的心灵就有望成长为一个巨大的珍珠贝,最终将那些侵入他心灵的岩石化为巨大的珍珠。

我那个朋友也罢,永泽也罢,他们发展出超常的人际能力,其初衷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以让自己在病态的家庭中可以生存。

痛苦雖痛,但就如同尼采名言:「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痛苦產生的力量也讓我們生存至今。不過在能夠處理好力量背後的痛苦前,力量也有它狂暴、粗野的一面,像鳴人初次和九尾見面時,九尾被封印關在牢籠裡,但在鳴人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九尾的力量也是會暴走。

生活中一些事件也可能在心理產生類似的效果,導致狂暴的力量奔湧而出、控制不住,很像是九尾的牢籠被誤開了。我個人體會到的這種經驗,是在自卑情緒被觸動的情況下,我指的自卑情緒是《脆弱的力量》裡面提到的那種定義:
「自卑是害怕與他人失去連結。我們先天在心理、情感、認知、精神上都想要獲得連結、愛與歸屬感。」
「自卑,是害怕失去連結。」
「我不夠格或不夠好,才無法被愛,無法獲得歸屬感或連結。因為我沒人愛,所以也找不到歸屬感。」
「只要我們在乎人際關係,擔心失去與他人的連結,自卑永遠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書裡也提到自卑情緒的痛苦是真實的痛苦,不亞於身體上的疼痛:
「自卑情緒是真實的痛苦,大腦的化學物質強化了社會接納和連結的重要,社會中排擠和疏離所造成的痛苦是真實的傷痛。」
所以這種痛苦會迫使我們為生存而抗爭,這是生能量和死能量的鬥爭,否則,如果世界是好的、其他人都是好的,而我們無法參與其中,那我們該如何生存(這想法當然不是真實的,只是在痛苦下就容易有這樣偏頗的感受跑出來)。

對於連結不多、優質連結不多的人,痛苦會更深,因為要擺脫那種情緒,除非能夠從其他連結得到安慰,但因為連結本來就不多,要建立也不是那麼快和容易。另一個方法就是,去看到其他人(這裡是特別指和我們連結斷裂的人)也不是完全好的,所以原本我們在意和包容的人,在為生存抗爭的黑色生命力奔湧下,也很難再那麼包容(九尾會咬打開牢籠的人)。

其實《火影忍者》中,鳴人和我愛羅兩個角色,都在和他們的自卑情緒抗爭,只是鳴人是比較正面一點的方式(主角必須正面),我愛羅一開始則是變成只相信自己、只愛自己,只有自己是好的,外界都是敵意的存在,活在全能自戀的一元世界中,直到接觸鳴人後開始發生改變。

以上一些用詞是在得到 App《武志紅的心理學課》聽到的

《武志紅的心理學課》:擁有一個你說了算的人生
《武志紅的心理學課》,要把多年的所得和收穫,毫無保留地分享給你。 在接觸心理學的25年時間裡,我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一個人的生命,終究是為了活出自己。 如果你有幸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告知這一點,且身體力行,那會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人生起點。…luogicshow.wordpress.com

我還在處理力量背後的痛苦的旅程上,但有另一個課題我覺得也很重要,就是去多建立優質的連結,因為父母和原生家庭很可能都已經無法改變了(除非他們自己願意改變),只能在別處尋找。建立優質連結最重要的一點,可能是找對的人,否則改變不對的人就和改變父母一樣困難,什麼是對的人,在《假性孤兒》(簡體:《不成熟的父母》)最後一章提到的「情感健全」(簡體:情感成熟),滿有參考價值。

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 TAAZE 讀冊生活
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 Adult children of emotionally immature parents. 琳賽‧吉普森. 范瑞玟. 小樹文化. 9789865837594…www.taaze.tw

《不成熟的父母》 琳赛·吉布森(Lindsay C. Gibson), 魏宁, 况辉 书评 简介 电子书下载 Kindle电子书
不成熟的父母, 品牌: 北京华章图文信息有限公司, 版本: 第1版, 机械工业出版社, 一句话卖点: 有些父母是生理上的父母,心理上&#x…www.amazon.cn

Adult Children of Emotionally Immature Parents: How to Heal from Distant, Rejecting, or…
If you grew up with an emotionally immature, unavailable, or selfish parent, you may have lingering feelings of anger…www.amazon.com

二元對立的心智模式和邊緣型人格障礙

本文同步刊登在 Medium

首先聲明一下,我不是相關專業或做相關工作的,本文所寫的是從小到大生活中看到的,以及看書看資料後,得到的一些想法,純屬個人看法而已。

發展心理學家 Howard Gardner 在他的書《Leading Minds: An Anatomy Of Leadership》提到四種心智模式:
1、「二元對立」,就是把世界分為好人和壞人,而好人最終會戰勝壞人。
2、「力求公平」,這種心智模式承認好人有缺點,壞人也有優點。
3、「相對主義」,這種心智模式認為,根本就沒有什麼好人和壞人之分。
4、「個人整合」,這種心智模式認為,好和壞是相對而言,你需要選擇一個主張,儘可能整合各方的利益。
(有興趣可以參考這個 Google 搜尋結果:加德纳 二元對立 心智模式

加德納說二元對立是五歲小孩的心智模式,但現實中很多人身體雖然長大了,心智仍然一直處在五歲小孩的模式。這樣的人我觀察到的一大特色就是,看戲要分好人、壞人,會問某個角色是好人還是壞人,對於沒有明顯二元對立的劇情,或複雜的角色,會感到很焦慮。

而邊緣型人格障礙有一個特點是:極端的思考模式,黑白、對錯分明,易造成人際衝突(參考),講白一點就是:不是把別人看得很好(好人),就是看得很壞(壞人)。我想邊緣型人格障礙或有這種傾向的人,心智模式應該都是停留在「二元對立」,不然不會有「極端的思考模式」這個特點。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這樣的研究,或有沒有人可以研究看看,或不用研究就可以定論?


一些邊緣型人格障礙的(案例)描述,可以參考 Randi Kreger 的:


「二元對立」的心智模式,加上邊緣型人格障礙,可以組合出很多情境,
比如:

  • 人都是自戀的,所以邊緣型人格障礙者會認為自己是好人,關係中有什麼不好的地方,都是對方的不好。(投射、指責)
  • 因為自己是好的,自己認為的一定是好的,對方必須聽我的,「我們」必須是好的。(自我中心、Randi Kreger 書中說的高功能型人格障礙+自戀型人格障礙)
  • 邊緣型人格障礙者的言行有很多孩子氣特徵,連爭吵也讓人感覺在跟小孩吵架,因為心智模式還是小孩模式,一切就很明瞭了。

所謂的各種人格障礙,其實都是人為的分類,真實的人很多情況下都是光譜分佈或程度的不同。人類似乎還無法完全了解生理影響心理、心理影響生理,或者兩者交互影響,什麼是因、什麼是果,或有沒有因果關係,都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辨別。

先不論「二元對立」心智模式和邊緣型人格障礙是否有因果關係,或其他什麼關聯,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是否每個人都有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的可能?有人一輩子看戲看到老,還是在分好人、壞人,是什麼因素造成沒辦法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智力沒有達到一定水準?還是缺乏某種自省能力,還是不夠 open-minded?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幫助一個人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

如果有確切的辦法可以幫助人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那對於邊緣型人格障礙且心智模式是二元對立的人,先幫助他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否有可能作為改善邊緣型人格障礙的切入點?

總結

本文其實主要是在表達幾個我很想知道是否有答案的問題:

  1. 邊緣型人格障礙者是否都還處在「二元對立」心智模式?
  2. 是否每個人都有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的可能?有沒有明確的做法可以達成?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否有助改善邊緣型人格障礙?

《花吃花》不幸的擴散

本文同步刊登在 Medium

2019.2.16 晚上 7:30 在台北城市舞台看了【表演工作坊】《花吃花》THE FLOWER EATERS,以下是一些個人感想。(有雷注意)

劉思彤、鍾思琪、李茜三個主要角色,在劇裡都有帶出她們悲慘的原生家庭,說悲劇來自於她們原生家庭不幸的擴散,似乎也不為過。

鏘鏘、咚咚兩個角色很純粹是專職幫凶,劇中對她們個人著墨不多,也許可以說是平庸的邪惡。

周子怡看起來是背後煽風點火,導致悲劇的導火索,但劇中對她個人背景也沒有著墨,是滿有趣的一點。但如果把一切問題都歸在她身上,認為只要她不要做那些兩面三刀的事,一切就都沒事,則是一個過於簡單的答案。


就算沒有發生悲劇,三個人的原生家庭,都有可能讓她們在往後的人生繼續不幸,例如:過早而不明智地結婚、選擇了錯誤的人、婚後再重複原生家庭的不幸。

(劇中不幸的家庭,是很明顯的不幸,因為隱晦觀眾可能看不懂,但看似正常的家庭,也可能隱藏不幸,參考:《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童年情感忽視: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卻又難以承受?》)

人很容易不自覺地複製父母和原生家庭的相處模式,只要不去覺察,就會複製上一代的模式,再傳播給下一代,就算這個模式是不好的。要斷開這種惡性循環,需要很大勇氣和耗費不少力氣,希望未成年的孩子能做到是很難的,因為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而且人年紀越大,各方面其實也都越僵化。

想要斷開惡性循環,經濟獨立可能是第一步,因為不能期待上一代先改變,別人要不要改變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只有自己要不要成長是自己能控制的,如果經濟上還依賴著,就很難不被原本的關係場侷限住。這也是未成年孩子很難擺脫原生家庭影響的原因,所以劇中三個角色的較好策略可能是,努力撐到經濟獨立的那天,然後追求個人成長,讓自己心智成熟,再去尋求親密關係。

人生很短、很殘酷,過去的事無法重來,我想這也是一些成年人不敢尋求自我成長的原因,如果知道自己原本可以更好,怎麼面對已經過去的事和目前的處境?這種感覺太痛苦了。不過我還是覺得自我成長永遠不嫌晚,只要人生還沒結束前,有可能再碰到什麼奇遇,都很難說。而且就算已選擇的,也未嘗不能因為自我或共同的成長,而變得美好。


這部戲還有一個特點是,有些劇情例如劉思彤最後不斷呼喊不要再看了,讓觀眾強制被成為旁觀者,我內心只想呼喊「不要折磨觀眾了,不然是要觀眾干擾演出嗎」,也算滿有意思的。不知道經過這樣洗禮的人,以後如果看到有人被霸凌,能否有勇氣站出來和被霸凌者站在一起。

《茶花女》典型的愛情悲劇

本文同步刊登在 Medium

用「典型」不知道恰不恰當,但我說「典型」指的是在熱戀期就生離死別了,和《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觀眾或讀者只會記得熱戀的美好,以及角色們當時對未來的美好憧憬,還有最後的遺憾,不用去探究兩人是否從此真的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現實通常應該比較接近《茶花女》裡面,男主角的爸爸最後勸茶花女時說的那樣,開始過日子之後,各個環節都可能浮現出問題。人性通常也是滿足一方面的需求之後,其他方面未滿足的需求就會感覺變得更強烈,熱戀的美好不保證能一輩子順利過日子。其實這種愛情悲劇,觀眾或讀者通常也能感受到角色們熱戀的盲目性,角色們只是一廂情願相信如果在一起,美好就會一直延續下去罷了。

AWS Lambda Node.js Handler 的 callback 效果

文件 AWS Lambda Function Handler in Node.js 中寫到:

The Node.js runtimes v6.10 and v8.10 support the optional callback parameter. You can use it to explicitly return information back to the caller.



When the callback is called (explicitly or implicitly), AWS Lambda continues the Lambda function invocation until the event loop is empty.

雖然呼叫 callback 塞了要回傳的資料,Lambda Function 還是會繼續執行到 event loop 清空,但呼叫端其實也沒辦法先得到結果。

AWS Lambda Context Object in Node.js 裡說明 context.callbackWaitsForEmptyEventLoop:

callbackWaitsForEmptyEventLoop – Set to false to send the response right away when the callback executes, instead of waiting for the Node.js event loop to be empty. If false, any outstanding events will continue to run during the next invocation.

也就是說如果把 callbackWaitsForEmptyEventLoop 設為 false,雖然會在 callback 被呼叫時,立刻送出 response,但是 Lambda Function 就會進入 freeze 狀態,其他還未執行的 event 會再下次被呼叫時才執行到。

結論就是,一個 Node.js Lambda Function 本身無法做到先把結果回傳給呼叫端,本身繼續處理完其他可以非同步處理,不影響回傳結果的事。有一個稍微變通方式可以做到,是用 Event 方式呼叫另一個 Lambda Function 做額外非同步處理。

Mac 安裝 VirtualBox

Mac 下安裝 VirtualBox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安裝最後會出現錯誤訊息,如果不理照樣建虛擬機,啟動時就會出現更奇怪的錯誤訊息 “kernel driver not installed (rc=-1908)”

我忘了自己之前有沒有遇到過,今天幫同事解了一下,安裝和啟動虛擬機的問題,可以參考這篇 https://medium.com/@Aenon/mac-virtualbox-kernel-driver-error-df39e7e10cd8,要去「安全性與隱私權」打開 App

另外通常跑一些虛擬機,會需要先設定「僅限主機」網路,手動要加也會出錯,可以參考這個下指令解決 https://github.com/gasolin/foxbox/issues/32#issuecomment-113967420

sudo "/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VirtualBox/LaunchDaemons/VirtualBoxStartup.sh" re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