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對立的心智模式和邊緣型人格障礙

本文同步刊登在 Medium

首先聲明一下,我不是相關專業或做相關工作的,本文所寫的是從小到大生活中看到的,以及看書看資料後,得到的一些想法,純屬個人看法而已。

發展心理學家 Howard Gardner 在他的書《Leading Minds: An Anatomy Of Leadership》提到四種心智模式:
1、「二元對立」,就是把世界分為好人和壞人,而好人最終會戰勝壞人。
2、「力求公平」,這種心智模式承認好人有缺點,壞人也有優點。
3、「相對主義」,這種心智模式認為,根本就沒有什麼好人和壞人之分。
4、「個人整合」,這種心智模式認為,好和壞是相對而言,你需要選擇一個主張,儘可能整合各方的利益。
(有興趣可以參考這個 Google 搜尋結果:加德纳 二元對立 心智模式

加德納說二元對立是五歲小孩的心智模式,但現實中很多人身體雖然長大了,心智仍然一直處在五歲小孩的模式。這樣的人我觀察到的一大特色就是,看戲要分好人、壞人,會問某個角色是好人還是壞人,對於沒有明顯二元對立的劇情,或複雜的角色,會感到很焦慮。

而邊緣型人格障礙有一個特點是:極端的思考模式,黑白、對錯分明,易造成人際衝突(參考),講白一點就是:不是把別人看得很好(好人),就是看得很壞(壞人)。我想邊緣型人格障礙或有這種傾向的人,心智模式應該都是停留在「二元對立」,不然不會有「極端的思考模式」這個特點。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這樣的研究,或有沒有人可以研究看看,或不用研究就可以定論?


一些邊緣型人格障礙的(案例)描述,可以參考 Randi Kreger 的:


「二元對立」的心智模式,加上邊緣型人格障礙,可以組合出很多情境,
比如:

  • 人都是自戀的,所以邊緣型人格障礙者會認為自己是好人,關係中有什麼不好的地方,都是對方的不好。(投射、指責)
  • 因為自己是好的,自己認為的一定是好的,對方必須聽我的,「我們」必須是好的。(自我中心、Randi Kreger 書中說的高功能型人格障礙+自戀型人格障礙)
  • 邊緣型人格障礙者的言行有很多孩子氣特徵,連爭吵也讓人感覺在跟小孩吵架,因為心智模式還是小孩模式,一切就很明瞭了。

所謂的各種人格障礙,其實都是人為的分類,真實的人很多情況下都是光譜分佈或程度的不同。人類似乎還無法完全了解生理影響心理、心理影響生理,或者兩者交互影響,什麼是因、什麼是果,或有沒有因果關係,都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辨別。

先不論「二元對立」心智模式和邊緣型人格障礙是否有因果關係,或其他什麼關聯,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是否每個人都有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的可能?有人一輩子看戲看到老,還是在分好人、壞人,是什麼因素造成沒辦法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智力沒有達到一定水準?還是缺乏某種自省能力,還是不夠 open-minded?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幫助一個人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

如果有確切的辦法可以幫助人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那對於邊緣型人格障礙且心智模式是二元對立的人,先幫助他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否有可能作為改善邊緣型人格障礙的切入點?

總結

本文其實主要是在表達幾個我很想知道是否有答案的問題:

  1. 邊緣型人格障礙者是否都還處在「二元對立」心智模式?
  2. 是否每個人都有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的可能?有沒有明確的做法可以達成?脫離「二元對立」心智模式是否有助改善邊緣型人格障礙?

井底之蛙之所以是井底之蛙

在書上看到一段話:

康乃爾大學社會心理學家賈斯丁‧克魯格(Justin Kruger)和大衛‧鄧寧(David Dunning)大約十年前做了一項破天荒的研究,證明人們如果欠缺成功執行任務所必備的知識,也會不知道自己有缺陷、哪裡有缺陷。比方說,文法與邏輯的測驗分數落在十二百分位數的人(就是一百人當中贏過十一人,排名八十八),會以為自己位於六十二百分位數(一百人當中贏過六十一人,排名三十九),他們不僅會高估自己的成績,也無從評估自己的答案正不正確、哪裡答錯,也就無法準確看出別人比自己厲害。

覺得這大概就是井底之蛙之所以是井底之蛙的原因

因為太差了,反而不知道自己差,還自我感覺良好到以為自己和厲害很多的人差不多

也許也可以解釋我之前遇到的另一家公司的合作夥伴,很多雖然都是台灣頂尖大學的碩士,還不吝誇張地直接叫我神

正因為這些人頂尖,所以可以看出我比他們強一點點的地方,然後也不吝給別人讚美

反觀另一些…. 我就不多說了

地位與人格

沸水經營 35頁的一段話

「人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隨著地位提升,人格也會隨之精進;而另一類卻是轉而為惡。」

 我覺得提升的那種比較可能真的是因為地位提升,覺得責任變大,所以自己也努力成長

但不好的那種,我覺得不是變壞,比較可能本來就不是好東西

因為地位提升,所以更有做惡的空間….

有些自卑轉自大的人,沒有地位就已經常常表現出自以為是的一面了

提升上去怎麼可能會有好結果….

最近發現這一類的人好像都有些相同的 pattern,一些動作、行為,講話的方式等等

小咖講話沒人信

這篇 Path to salvation (2) : die and rise above the death 的一段

我為啥會提起彭明敏那篇文章呢??

綠營笨蛋們啊,我講啥,因為我是小人物,就不會信我,要抬出彭明敏來,大家才會信。

我早就發現了,同樣的話,我講沒人聽,杜正勝講的比我還差,大家倒是很信。

我也有同樣的感觸….

有些人就是:明明你講的是對的,他不信,掛顧問的人講同樣的話,或做同樣的事,他就信了

我覺得台灣有些人,真的就是只會從外在的條件,如學歷、經歷、職稱等等,來衡量別人還有別人講的話

沒辦法直接判斷出對方的實力高低,了解自己與對方的差距

有時候一些事,其實自己簡單動一下手,try 一下,就可以知道到底對不對,也不願意動手驗證,硬要固執自己錯誤的見解

這難道是講話的人的問題?明明是講的人可以讓聽的人受益的事,還要講的人全部服務到家不是很奇怪,聽的人(受益者)自己也該做點功課吧

不容易驗證的事就算了,連花幾分鐘就知道對錯的事也不動手,這完全沒有講的人的責任了啊


  • 留言者: 阿妮
  • Email:
  • 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tifyko
  • 日期: 2010-02-22 10:43:41

從這點上就可以獲得印證!

對自己極度的沒有自信,需要靠附和大咖的論點才能獲得紓解,

就算大咖講的不對,也不敢提出反駁!

啃,台灣人真的一堆北七!

小說中咒語裡的「你」

很討厭小說咒語裡的你用汝這個字,但其他部分根本還是白話,用汝比用你還糟糕….

跟加之乎者也就以為自己在寫文言文一樣蠢….

我個人的建議是,寫成通順的白話文(不管是翻譯或創作)絕對比咬文嚼字的四不像好

而且通順的白話文,美度也絕不會比真正的文言文差….


  • 留言者: Marv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9-08-24 21:37:21

我很討厭的一句話是:

汝父吾久未贊汝,汝不知吾之履著幾番矣‥

有一陣子很多人很喜歡講‥‥ 沒道理、沒學問、又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