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發現的一天》青春傻劇也有深寓意


最近不小心看了《偶然發現的一天》,一看就想到《W - 兩個世界》,本身沒有看特別多韓劇,不知道韓劇是不是很喜歡玩這種漫畫世界梗。

青春劇的傻、蠢、中二,在這部劇中完全不是缺點,因為劇中世界是發生在一個漫畫世界裡面,所有角色都是漫畫家設定的沒有「自我」的人物,越傻、蠢、中二,反而越能襯托後面角色發現「自我」後的轉變,雖然傻、蠢、中二的部分,看了還是會讓人覺得滿討厭的。(跟《W - 兩個世界》不太一樣的是,目前看到 12/32 集,還沒有出現所謂現實世界)

河路(一天)& 殷端午

女主角殷端午(劇中漫畫世界裡的超不重要女配角)是個富家女,單戀白經十年,但白經完全不喜歡她,還對她超壞,根本完全是現實中也會看到的故事!有些女生條件明明很好,但老是會遇到渣男,甚至還對渣男鍥而不捨(或者好男遇到渣女也是)。

劇裡開場後,女主角就不斷發現一些奇異現象,像是記憶會有斷層(對應到漫畫的場景切換),接著就遇到神秘角色「魷魚絲」告訴她,是因為她找到了「自我」,所以才能感知到這些東西,也才能記住非漫畫場景中發生的事情。之後女主角就開始進行反抗漫畫家給她的人設的抗爭,她的「自我」其實不喜歡白經,但漫畫中場景還是會強制她照著漫畫劇情走,她只有在場景外才能做自己去抗爭。

寫到這,忍不住讚嘆,整部劇真是超心理學的設定,而且劇中主要角色都是高中生,也呼應著青春期是自我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漫畫世界的男二李道華,是第二個找到自我的角色,但是他感覺沒有太大轉變,還是喜歡著漫畫世界女主角呂珠多,個性也差不多。這也是一種可能,他本來就是那樣子了,只是他會開始幫助女主角殷端午。不知道之後他會不會打破漫畫男二的命運,我是比較看好他和呂珠多,希望他能成功。

漫畫的男主角吳南柱、女主角呂珠多,在目前看到的 12 集劇情裡,都是還沒有自我的角色。男主角中二到我不想提他,呂珠多則是賞心悅目,一些衣服風格也比殷端午讓我覺得喜歡。她被設定成有點灰姑娘+綠茶(婊,的心機部分還沒直接顯露)的角色,很期待她之後要是找到自我,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吳南柱 & 呂珠多

河路(一天)本來是漫畫裡連名字、人設都沒有的角色,但接觸殷端午後,也開始有了自我(殷端午的女主光環),因為沒有漫畫原始人設,所以也沒有前後變化可比較,但能不能擺脫無名配角身分,則是後面看點。

12 集的最後,揭露了第四個找到自我的角色 — 殷端午被設定單戀的白經,同時前面一點的劇情也間接帶出他說討厭生病的女生的原因。他原本被設定的角色,也是和漫畫男主一樣中二討人厭(這演員長相我也不喜歡就是了 XD),但同時又是個被父親壓迫和利用的角色,找到自我後會變成真心喜歡殷端午嗎?雖然這樣很靠北,但還是讓人很期待他的轉變,還有和父親的關係會怎麼變化。

河路(一天)& 殷端午

這些角色在反抗自己的漫畫設定時,會遭遇想要讓故事照原定方式發展的一股力量阻撓,又讓我忍不住讚嘆,真是超寫實的比喻。在現實生活中看過三十幾歲的人,但心理各方面仍像個小學生,我真的相信有些人是沒有「自我」的,而且可能終其一生沒有自我(只要從來不曾自省)。這樣的人,只是隨著外界的刺激,做出相對應的反應,其中沒有自我的意志在起作用,而他們的反應方式,純粹就是跟著從小到大的成長環境,或者父母給的設定而來的。

沒有自我的人,生命的層次非常 LOW,我都懷疑如果說跟昆蟲沒多大差別,是不是還侮辱了昆蟲。不過這類人也許也是 LOW 得其所,因為成長畢竟是痛苦的,但不成長其實終究也會嘗到不成長的苦頭。從另一面來說,這種人也是非常好操弄的,所以很容易被一些心存歹念的人操弄,這也是他們的苦頭來源之一。

我很期待這部劇後面會有更多突破,因為作為劇中背景的所謂純情漫畫、或者其他一些連續劇,其實也都是在設定著觀眾,讓觀眾以為男生就該怎樣、女生就該怎樣、愛情就該是怎樣,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這些故事的價值觀是適合自己的嗎?有多少人會思考?

你找到「自我」了嗎?


Update

全劇看完覺得後半段讓人失望,詳情:《偶然發現的一天》劇終總評
之前剛看這劇寫了一篇:medium.com

春河劇團《大家安靜30》

2019.9.28 晚上 7:30 在國家戲劇院看了春河劇團《大家安靜30》。

這齣戲只能說,很鬧很鬧,越到後面越讓人連續爆笑。最大特色應該是,這是一部在舞台劇上,演出舞台劇排演和演出的戲,舞台也兩次 180 度旋轉,能看到平常看舞台劇不會看到佈景背面。

要說整齣戲有沒有比較深的意涵,我個人是沒有體會到,不過如果只看喜劇娛樂性,絕對是非常足夠,能夠讓人有一個開心大笑的夜晚。

另外,開演前在現場買節目冊,看到攤位上也在賣《上一堂EMBA戲劇課:學會創意領導、展現團隊合作,一窺全球頂尖商學院培育優秀領導人的方法》這本書,順便帶了一本,似乎讓攤位的人滿驚奇,可能會說要買書的人很少很少。

2019臺北市音樂季《綠島小夜曲》原創音樂劇

2019.8.17 晚上 7:30 在台北城市舞台看了臺北市立交響樂團和果陀劇場合作的《綠島小夜曲》。

這齣我個人是覺得,重點放在聽音樂看跳舞,就可以了,因為整齣戲本來就是為了集中呈現周藍萍所創作的歌曲的。劇情方面比較單調薄弱,沒有太多深度。因為票價算是相對便宜了,而且我買三樓位置,所以也不至於覺得後悔就是了。

《紙房子》前三部爆雷清單

底下都是邊看邊記下的一些看點,全部都是爆雷,請慎入。

  • 小羔羊脫衣服
  • 丹佛的爸爸莫斯科以為兒子殺了人質,想出門送死
  • 警察從通風管道潛入,裡面全換上樣子比較恐怖的面具
  • 教授清他們拋棄的車子指紋過程和之後逃跑
  • 教授在用來通話恐嚇廢車場證人的警車上留了指紋
  • 柏林說小孩出生就像一顆核彈頭跑出來
  • 第一部結尾,教授 & 柏林 兄弟情(一起唱貝拉敲)
  • 教授想殺督察媽媽,最後還是沒下手
  • 東京胡鬧被丟出去門外給警察
  • 教授打督察前夫被抓
  • 教授自己打自己嫁禍督察前夫
  • 里約是幼稚白痴,差點被柏林處決(教授曾想排除他)
  • 奈若比奪權
  • 教授和督察做愛完就出招
  • 教授扮小丑去醫院測試副督察要清醒了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 教授不小心留了一根小丑頭髮在外套上,督察哭了
  • 督察把教授騙進女廁抓起來
  • 東京被救又跑回去,騎機車進去,莫斯科被擊中
  • 督察有槍卻白白看教授走掉
  • 教授用量化寬鬆說服督察
  • 柏林拉女人質留守
  • 督察被迫選擇教授或女兒
  • 督察講出地點,教授已跑掉
  • 一年後督察去找教授
  • 第二部結束
  • 廠長變成心靈導師在吹噓,搶匪們在爽
  • 東京犯賤,里約被抓
  • 督察(代號里斯本)和東京互嗆
  • 教授召集大家,說每個人都有犯錯,但大家還是在一起
  • 莫妮卡代號斯德哥爾摩
  • 空中灑鈔票
  • 有錢搞研發
  • 西班牙銀行總裁
  • 波哥大跟丹佛說有小孩後還是要做自己
  • 金庫裡的紅色小箱子有政府機密
  • 特勤被抓起來唱 Bella Ciao
  • 里約被釋放(有竊聽器)
  • 廠長又跑進去
  • 督察是教授的初戀(教授說戀愛會讓人像泰迪熊)
  • 東京很犯賤,里約和她分手,她就說她和他只是玩玩
  • 丹佛跟里約說,為什麼不等到大家安全出去後再和東京分手(她會胡鬧)
  • 教授和督察的車子被發現,計劃在原地跑到樹上隱藏,但督察來不及爬
  • 教授被騙以為督察被處決
  • 警察想要衝進銀行的裝甲車被用火箭彈炸了

《水中之書》相遇能珍惜則珍惜

2019.05.11 晚上 7:30 在國家戲劇院看了【表演工作坊】《水中之書》。(可能有些許雷,注意)

整齣劇的核心梗,還滿有趣的,不過覺得沒有太多需要寫的,有時寫多了反而壞事。記得幾年前看《人間條件4:一樣的月光》,最後吳念真跑出來講個大道理(什麼批判知識份子的傲慢之類),壞了我對整齣劇的印象。(不過現在也覺得可以寫一篇《人間條件4:一樣的月光》,我應該可以講得比吳念真好)

《水中之書》也隱約有點想要講個大道理,不過還好不會到讓人反感,可能也因為那個核心梗太超脫現實,幾個角色因為核心梗發生的改變,變得比較沒有那麼多說教意味。

生命中的每一次相遇,都可能是一次奇蹟。生命中碰到的每一個人,你都不知道他跟你是什麼關係,可能有很深的關係,你都不知道。

撇開劇中在現實不可能發生的核心梗,人生中的每個相遇也都符合這個描述,只是我們不可能每個相遇都同等珍惜,畢竟人的時間是有限的。

大部分的相遇,我們應該不會在初次見面,就知道這個人會是一生摯友或伴侶,而是需要時間慢慢接近和了解。如果自己已經夠成熟、能珍惜別人,不會需要貶低或傷害別人來滿足自己,在遇到自己想珍惜的人時,即使自己能珍惜對方,對方也不見得是已經懂得珍惜別人的人,對方有沒有可能改變,只取決於對方的意願,無法強求。所以人生中如果能遇到可以互相珍惜的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劇的中場,何實對小蕭說:「我現在感覺生命每一剎那都如奇蹟般地展現在我們四周。快樂也好,痛苦也好,良心也好。當你真正活在那剎那間,接受那一切時,你自己心中的狀態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綻放。」此時,要出門籌資的小蕭說,不,是將就。

我覺得接受並不是說永遠繼續維持目前的一切,而是認識到目前的一切,並接受目前就是這個樣子,然後來決定以後要怎麼辦。就像人生一開始,我們無法決定自己拿到什麼牌,但看過手上的牌以後,決定怎麼來打牌,我們還是或多或少有選擇在的。

「將就」是以為自己沒有選擇了,但這不是真的,如果一個關係是損耗、不能滋養自己的,而且無法改變,那就想辦法拉開距離或離開吧。我現在也有一種感覺,有時自己不先脫離一個損耗的關係,就沒辦法準備好自己去迎接一個滋養的關係(即使目前可能還不知道這個關係在哪)。


本來以為這劇寫不了多少東西,沒想到還能衍生出一些來。另外,之前在《花吃花》看簡嫚書演高中生,這次看她演小女孩,也是個有趣的點。

《花吃花》不幸的擴散

2019.2.16 晚上 7:30 在台北城市舞台看了【表演工作坊】《花吃花》THE FLOWER EATERS,以下是一些個人感想。(有雷注意)

劉思彤、鍾思琪、李茜三個主要角色,在劇裡都有帶出她們悲慘的原生家庭,說悲劇來自於她們原生家庭不幸的擴散,似乎也不為過。

鏘鏘、咚咚兩個角色很純粹是專職幫凶,劇中對她們個人著墨不多,也許可以說是平庸的邪惡。

周子怡看起來是背後煽風點火,導致悲劇的導火索,但劇中對她個人背景也沒有著墨,是滿有趣的一點。但如果把一切問題都歸在她身上,認為只要她不要做那些兩面三刀的事,一切就都沒事,則是一個過於簡單的答案。


就算沒有發生悲劇,三個人的原生家庭,都有可能讓她們在往後的人生繼續不幸,例如:過早而不明智地結婚、選擇了錯誤的人、婚後再重複原生家庭的不幸。

(劇中不幸的家庭,是很明顯的不幸,因為隱晦觀眾可能看不懂,但看似正常的家庭,也可能隱藏不幸,參考:《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童年情感忽視: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卻又難以承受?》)

人很容易不自覺地複製父母和原生家庭的相處模式,只要不去覺察,就會複製上一代的模式,再傳播給下一代,就算這個模式是不好的。要斷開這種惡性循環,需要很大勇氣和耗費不少力氣,希望未成年的孩子能做到是很難的,因為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而且人年紀越大,各方面其實也都越僵化。

想要斷開惡性循環,經濟獨立可能是第一步,因為不能期待上一代先改變,別人要不要改變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只有自己要不要成長是自己能控制的,如果經濟上還依賴著,就很難不被原本的關係場侷限住。這也是未成年孩子很難擺脫原生家庭影響的原因,所以劇中三個角色的較好策略可能是,努力撐到經濟獨立的那天,然後追求個人成長,讓自己心智成熟,再去尋求親密關係。

人生很短、很殘酷,過去的事無法重來,我想這也是一些成年人不敢尋求自我成長的原因,如果知道自己原本可以更好,怎麼面對已經過去的事和目前的處境?這種感覺太痛苦了。不過我還是覺得自我成長永遠不嫌晚,只要人生還沒結束前,有可能再碰到什麼奇遇,都很難說。而且就算已選擇的,也未嘗不能因為自我或共同的成長,而變得美好。


這部戲還有一個特點是,有些劇情例如劉思彤最後不斷呼喊不要再看了,讓觀眾強制被成為旁觀者,我內心只想呼喊「不要折磨觀眾了,不然是要觀眾干擾演出嗎」,也算滿有意思的。不知道經過這樣洗禮的人,以後如果看到有人被霸凌,能否有勇氣站出來和被霸凌者站在一起。